干邑专家(Cognac-Expert)探访轩尼诗(Hennessy)

在前不久我们参观夏朗德省(Charente)期间,干邑专家团队非常荣幸的被邀请参观轩尼诗干邑(Hennessy Cognac)的总部和酒窖。

刚刚到达豪华的接待大厅,我们就遇到了轩尼诗酒庄大使 Marc Boissonnet 先生,他富有魅力,衣冠考究,并且讲一口完美流利的英语。他说他非常荣幸能够驱车带我们去距离干邑市中心半小时车程的轩尼诗蒸馏厂和宴会厅。

(在此我们应该提及,所有这次参观是由轩尼诗蒸馏厂兼生命之水总经理Olivier Paultes先生组织安排的,我们在去年的时候采访过他。不过此刻Paultes先生正在度假,即便如此,他还是很乐意为我们抽出假期时间。因此,两天后我们驱车到大西洋海岸见到了他,并且制作了采访视频。敬请关注。)

盛夏骄阳似火,我们躲在空气清爽可人的空调车内,沿着人迹罕至、迂回曲折的法国道路奔驰,穿梭于连绵起伏的大香槟区(Grande Champagne)乡间田野。一排排的葡萄树绵延伸展到视线的尽头,我们每越过一座山丘,几乎同样布满葡萄树的低缓小山随即呈现于前方。干褐色的夏季草地上点缀着零星的奇特的教堂尖顶,瓦片覆盖的屋顶以及枝叶繁茂的灌木林,与浓绿的葡萄藤蔓形成鲜明的比照。

2012 延迟的葡萄收获季节

据可靠消息称,由于今年的极端天气,在藤蔓呵护下的葡萄颗粒显得仍然很小。然而这应该不会影响到收获葡萄的质量,可能会对产量造成影响。不管怎么样,2012年的收获季节会比去年晚许多,可能要推迟到十月份第一周甚至第二周才会开始。

那广阔无际的葡萄园令我们感到惊奇感叹!那一串串缀满藤蔓的颗颗葡萄终究有一天会成为顶级干邑的一部分。随后,我们进入蒸馏厂。当从烈日炎炎步入凉爽的室内,温度一定足足降了20度。但并不仅仅是温差带给我们的感官巨大冲击,因为身处室内,真正让我们感到震撼的是味道!哦,多么让人陶醉留恋的芬芳!

生命之水的芳香

在Marc的引导下,我们进入了干邑爱好者们梦寐的蒸馏室。巨大光亮的蒸馏壶两端连接着红色瓷砖装饰的石板基座。其实,这个区域常常用来招待贵客。

标有巨大Hennessy字样的酒桶和蒸馏壶近在咫尺,它们等待着这一时刻:丰收的到来,最终白葡萄酒也会在这里进行神秘的转化。另外,为了防止酒桶干透,人们会把大约半升的生命之水一直保留其中。

“来闻一下,”Marc一边说着,一边把酒桶上塞着的小软木塞拿开。

当纯净的生命之水气体进入鼻腔的时候,它像一种之前从未感知过的干邑的味到。我们在这个酒桶边逗留了许久,不仅仅是因为要享受它的芳香,更是利用这次机会碰触这真实的橡木桶。它是生命之水成长过程中的不可或缺的一个家园。

拍照录像之后,已近正午,我们驱车返回相对熙熙攘攘的干邑市中心和轩尼诗总部。当然,法国的这个地区再没有什么别的地方会令人如此激动狂热,相比较葡萄园的安静和蒸馏厂的神圣,干邑市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个大城市。

沿着夏朗德河畔徒步前行,远处轩尼诗大楼顶部欢快舞动的红色大旗似乎在向我们致敬。我们到达了传说中的“天堂酒窖”( paradis cellars),这是最老年份,最珍稀干邑的贮存所在地。

Marc拿着磁卡,显得神气十足,这张卡可以让他打开保护酒窖入口的笼子。这是真正的21世纪新科技与过去传统的完美结合。他推开厚重的木门,我们进入了幽暗荫凉的洞穴,这里储藏着不可胜数的宝藏。门在我们身后嘎吱嘎吱地合上了,遮挡了所有自然的光亮。我们一直等到眼睛适应了陈旧古老的昏暗,只见橡木桶与细颈坛(demi-johns)沿着地板上下码放着,天花板则用梁来支撑。每一件容器都仔细地标有原酒生产商,因为轩尼诗会从许多不同的种植农户那里收购原酒。此外还会标有酿造年份,1940、1912、1861、1830,甚至一些1800年份的酒液,它们静静地躺在布满灰尘的阴暗中,消磨着数百年的岁月。

我们还被告知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轩尼诗与葡萄农户合作的政策:允许相对自由的总量以便他们可以酿造自己的酒。要最终产品质量达到干邑酒庄期待的标准,这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出于好奇,我们问Marc关于这些无价之宝存在的失窃危险。当然,他不能深入的告诉我们细节,但是却使我们确信这些财宝受严格的守护。他边回答我们,边轻微的上扬了一下眉毛,这个举止是只有一定年龄和身份的法国人才会自信的做出来的。

品酒,令人感叹的回忆

现在已经是和Marc说再见的时候了,我们已经占用了他许多时间。他驱车带我们回到品酒室。这当然是我们期待已久的一个环节。

我们被带入可以称作“干邑品鉴大学”的品酒室。正对老师座位的是一排半圆形,纯白色的品酒桌。这次给我们做品酒指导的是一位杰出的干邑专家,Renaud de Gironde 先生,他是品酒委员会委员及葡萄生产关系负责人。我们握手寒暄过后,便正对老师各自坐下来。

Renaud从事一份大多数干邑爱好者都会对其竖大拇指的工作。每天早晨,他与委员会其他成员一道,花费一个半小时来品鉴不同的生命之水。每一种在轩尼诗酒窖里沉睡的生命之水都会接受年检。他们用自己的专业品酒技能来确定每一种生命之水可以用来调配轩尼诗干邑的时机与方式。有意思的是,Renaud解释说确定一种生命之水是否可用是一种不确定性科学,对品酒者来说是非常主观的。因为生命之水继续陈酿并不意味着会变得更加适合调配。在陈酿过程中,生命之水的品质都会是一个缓慢提升的过程,直到达到最佳状态。每一种都是不一样的。一些生命之水可能要陈酿6年,其余一些则可能10年,也可能20年,30年,4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但是一旦达到顶峰,继续让它陈酿下去并不会让它变得更好。事实上,反而会走下坡路。

之前,我们一直在谈论干邑不同的话题,现在我们来转移到当前的事情:品酒。在我们面前已经摆放好了五盏干邑品酒杯,其中四盏盛着生命之水。

我们先品尝了前三种:分别是1996年,1990年和1983年。年份最近的那款非常的浓烈、强壮,甚至略带一点灼烧感。而1990与1983年份的则更圆润,平滑柔和,几乎带有巧克力的风格。出于品酒职业习惯,我们将这些金黄色的液体丢弃到吐酒槽中。这些锃亮的不锈钢漏斗使用非常方便,就安放在每张品酒桌旁边。

调酒大师的杰作

在一番探讨和记录之后,Renaud请我们用三种生命之水在空杯子里调制一款干邑混合液。这要费点心思了,就像你认为的A+B+C等于D,其实并不一定是这样。事实上,总有一些技艺是被这样一句话描述的“整体优于各个部分之和”,干邑的调配便所属于这种情况。

经过努力,干邑专家团队成员终于都满意地完成了各自的作品。随之,Renaud取出他的计算器来计算我们所用原液的百分比,然后宣布,我们每一个人都创造了一款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轩尼诗干邑。

听起来这是一件简单的工作,但是如果你从没试过把生命之水从一个瓶子里一滴不漏地倒入一条很细的试管,你会发现这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当Renaud向我们展示的时候,每一滴琥珀色的液体都会恰如其分地滴入试管。而我们呢?好吧,只能说,在我们离开之后,清洁工会有艰巨的任务要做。

乐趣并没有结束。我们还要把一张个性化酒标贴在酒瓶正面,然后用软木塞塞好瓶口。Renaud告知我们要等四到六周才可以品尝。在一个美妙的下午之后,这真是一件可以带回家的很酷的纪念品。

在我们离开之前,Renaud邀请我们品尝一款成品干邑:轩尼诗XO. 毋庸置疑,它果然就像想象中的那样杰出。当然,这次我们不再需要吐酒盂。

我们离开轩尼诗酒庄时,感到备受溺爱,值得肯定的是我们很明智的调制了最爱的干邑。如果您要是好奇我们是否已经品尝过我们调配的干邑,我们会告诉你,它很可能会出现在圣诞夜晚宴的餐桌上。总之,多么精彩并且值得回忆的一天啊,尤其是当你与别人分享一小口你自己的干邑的时候。当然,轩尼诗调酒师,Yann Fillioux先生,可能还没有必要太担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