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达男爵干邑(Cognac Baron Otard)游记

我们再一次踏上干邑这片神奇的土地。在结束参观波尔多CAPC现代艺术馆德国艺术家Michael Krebber的展览之后,我们非常幸运的可以途径干邑镇再次游览豪达男爵干邑的总部:一座中世纪干邑城堡。如果你可以被安排一次带讲解的城堡与酒窖游览,这无疑将会是一次非常完美且值得的体验。

豪达男爵干邑(Cognac Baron Otard)游记

在前一天晚上丰盛的晚宴之后,大家自然是要小酌几杯干邑。闻着充满酒窖甚至绵延至屋顶的生命之水的“天使分享”,人们随即激动地发现自己正处于这难以令人置信的氛围之中。夏朗德阳光明媚的一天揭开了序幕。

我们刚到干邑城堡,向导Karine便前来接待,参观正式开始。先来介绍一点历史:干邑城堡(Chateau de Cognac)始建于10世纪。确切地说,它由Hélie de Villebois于950年建造。中世纪城堡拥有许多皇室成员到访的历史。起初,狮心王理查德(Richard the Lionheart)使儿子Philipp与城堡继承人Amélie de Cognac结婚。在英法百年战争中(1337—1453 事实上要长于100年),城堡曾多次易主。

豪达男爵干邑(Cognac Baron Otard)游记

这座城堡也被称作弗朗索瓦一世城堡(Chateau Francois I),因为这里是法国国王佛朗索瓦一世(Francois the 1st)的诞生地。此后,17世纪,国王夏尔勒十世(Charles X)接管城堡,并且进行了重建。在城堡整个历史中最至关重要的时刻之一是它被宣布为国家财产并且要被拆除。幸运的是,这时,即1795年,两位英雄般的葡萄园主Otard和Dupuy先生购得这座城堡,才使其免除这次拆毁的灾难。当然,同时也为陈酿干邑找到了理想的场所:潮湿,黑暗的中世纪城堡酒窖。

我们还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城堡内有雕刻图案的墙壁。看来在法国某段战争时期,这儿曾被用作监狱。囚犯将他们的名字和类似于船的一些图像雕刻在石灰岩墙壁上。这使人们想起洞穴的壁画和古代的涂鸦。

这样说来,豪达男爵干邑(Cognac Baron Otard)已经在这块风水宝地扎根近200年了。这份财富来源于法国的皇室,这确实有些让人不可思议。虽说这里传统气息非常浓重,但是豪达干邑却从不回避打造一个现代化的干邑品牌。在奢华的穹顶大厅内,广告活动向我们展现了一次现代社会睿智的营销。其中最受欢迎的是1979年在花花公子杂志(Playboy Magazine)上刊登的“豪达男爵干邑,时间的馈赠”。

豪达男爵干邑(Cognac Baron Otard)游记

在这份刊物上还可以找到一篇文章,它提到1881最先把干邑出口到纽约港的干邑酒庄。令我们奇怪的是,最先出口到美国的不是轩尼诗,也不是马爹利,而是Otard, Dupuy & Co。Baron Otard 是公司的旧称。

这次带解说的参观使我们收益颇丰。我们知道了干邑是如何酿造的,包括葡萄酒的酿制,蒸馏,陈酿,以及调配。还有一些用来训练嗅觉的展示与样品,这样我们可以熟悉生命之水中所散发的香味。例如水果,椰子,陈年烧酒味。在学习一番干邑传统知识之后,我们开始了干邑品鉴。Karine为我们推荐了两种:豪达男爵VSOP 还有豪达男爵XO。口味大不一样,一些人喜欢年轻的,水果味重的VSOP, 其他人则喜欢木香味比较重的陈年干邑XO。

看着这些写满历史的墙壁,我们不禁感叹时光飞逝。品一口奇妙的干邑,仿佛我们又走入了一条历史的隧道,一直走到尽头,终于品尝到永恒的干邑:时间的馈赠。豪达男爵干邑,名副其实的杰作!

迷人的干邑与夏朗德省十一月的阳光让我们流连忘返,同样使我们这次短暂的逗留在记忆中挥之不去。毋庸置疑,我们还会再回到这片土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