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Nicholas Faith新作《COGNAC》

非常荣幸,Max代表Cognac-Expert.com对世界干邑泰斗Nicholas Faith进行专访。这位年逾八旬的老人拥有许多成功的著作,包括这本新近出版的《COGNAC》。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亚马逊购买(Amazon and buy the book),或者购买电子版(Ebook on itunes)。倘若你需要阅读一本关于干邑的书籍,应当非它莫属。以下为采访录音。

https://soundcloud.com/cognacexpert/new-book-interview-with-cognac

这本书是我们所能找到的包含最新信息的干邑著作,详尽介绍了干邑佳酿与地区,是对生命之水充满好奇的干邑爱好者的必读书籍。

Nicholas是一位和蔼的英国绅士,现在你就可以阅读我们的采访手稿,或者聆听我们的采访录音。

干邑- 世界最伟大白兰地的故事

CE:你好,Nicholas,我是Max。

NF:你好。

CE:你可以听到我吗?

NF:我听得非常清晰。

CE: 太好了。Nicholas,你刚刚写了本新书。你被评价为世界上干邑泰斗。你一直为经济学人(Economist)与星期日泰晤士报(London Sunday Times)笔耕不辍,直到今天。

NF: 是的,我从未正式上过班。我一直是自由职业者,而且,我曾从事商务记者长达10到15年,之后开始关注波尔多73-74年丑闻并且著书一册。这本书并不是关于葡萄酒的,而是更偏向波尔多经济与社会历史的。

数年之后,一位曾经在波尔多工作的好友移居干邑,于是我去拜访并共进晚餐。那时,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居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干邑书籍。因此,我写了一本关于干邑的书籍,我希望是关于整个干邑历史的。书的整体思路是从地质研究说起,直到最后瓶中的干邑。

因此,这并不仅是讲如何酿造干邑,更是关于干邑的历史、人以及制度。在第二版的时候,内容其实稍显凌乱,不过最终我找到一家不错的出版商- Infinite Ideas-我可以按照我最初的意愿来著书,包括那些特别主题中被你叫做‘补充报道’的内容,而且对特定人士建议的部分也完整的保留下来。因此,尽管现在是第三版,不过我更为第一版感到自豪。

CE我非常喜欢序言,因为人们在冬日忙碌蒸馏的场景给你提供了很好的氛围。我们基本正式开始,收获季接近尾声,葡萄酒酿造过程已经开始。这本书分为三部分:干邑酿造,干邑故事,干邑世界。

NF是的,我尽可能的以这个思路创作。在序言中,我试着解释冬日的气氛,因为整个区域都散发出干邑蒸馏季特有的奇妙的味道。

这时,你自然会有第一个问题,蒸馏的原料是怎么来的呢?因此,就以土壤地质研究揭开了序幕 – 白垩石灰岩扮演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之后,自然进入葡萄树、不同的葡萄植株、收获、发酵,还有非常特别的蒸馏等过程。

还有一个常常被人们忽略的关键: ‘Terroir’即‘风土’,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酒。在干邑,其它所有因素都是被法令严格控制的,最好的干邑来自于最好的‘Terroir’,即大香槟区以及部分布特尼区。

风土是一方面,当然还有陈酿的过程 – 采用哪种橡木(oak)桶 – 各个干邑庄园的风格,这些都是互不相同且令人着迷的。这是全书的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是干邑镇的故事- Cognacum- 这是一座古罗马式的小镇,它拥有注入大海的夏朗德河的第一座桥,因此成为当时的贸易集散地,首先是盐,之后是酒质一般的葡萄酒。 

后来,荷兰人来了。法国人不愿意承认干邑成功的关键是荷兰人或者英国人。荷兰人最初蒸馏烈酒(即葡萄白兰地,烧酒)是为了便于海上运输。他们带来并在干邑安装了瑞典造的铜质蒸馏壶,后来法国当地人才开始模仿进而发展这桩生意。

在17世纪末期,随着英国贵族的崛起,高质量的产品也应运而生。实际上也是他们发明了许多现代的饮品:来自葡萄牙Oporto的波尔图葡萄酒、干邑、波尔多Claret,这些产品都经过了陈酿,不同于之前的新波尔多葡萄酒。

干邑白兰地成为了烈酒中的精品,直到今天一直拥有这个地位。我要再说一下,法国人不认为是先从荷兰人、英国人开始,然后才是干邑历史,因为随着法国的战争与革命,干邑经历了起起落落。不过例外的是,马爹利与轩尼诗这两家顶级的干邑公司却与法国大革命无关(成立于法国大革命之前)。近一个半世纪,他们控制着干邑小镇,尽管有许多人,像Otard Dupuis 与 Salignac ,都想试图做大干邑事业。 

但是,只在二战之后,另外两家大的公司拿破仑(Courvoisier)与人头马(Remy Martin)才奋起直追达到马爹利与轩尼诗的规模。时至今日,尽管某种程度上讲非常不幸,主导干邑市场的为:马爹利、轩尼诗、人头马、拿破仑。

但是,近期发生的事情却相对乐观,也就是70年代产生的现象。他们酿造了过多的干邑,发现必须缩减产业上游葡萄园用地,当时占地100,000公顷,最终他们缩减了三分之一。当然,他们去除的是出产干邑质量偏差的葡萄园,大多位于西部,比斯开湾等朝向海岸的地方。这样,再加上科学知识的不断提高,以及质量控制,干邑的品质如今大为提高。不论人们再怎样谈论‘四大’,他们终究是行业质量的标杆及其它厂商的竞争对手。

还有一件双重性事件。由于‘四大’的绝对控制性,因此鲜有中等规模的干邑公司。他们必须有存在的理由- 比如他们工艺非常特别,或者来自于独特的生产区域。同时,由于四大减少了从葡萄种植农户的采购需求,这些种植者已经开始出售自己的干邑。

目前,干邑产量并不大,但是品质上乘的独特干邑却不稀奇。现在,‘四大’已经开始生产新干邑。曾经,他们只有VS,VSOP,XO 以及个别的高端干邑,但是现在‘四大’都在不断推出新品,就像拿破仑(Napoleon)级别的干邑。

因此,尽管并没有许多中等规模的干邑公司,不过相对于‘四大’,他们有自己的特点,当然包括更小的干邑公司。我的意思是有一个由14家干邑酒庄的联合机构在英国销售干邑。

好的,我可以进入第三部分吗?

CE好,干邑世界。

NF好的。干邑是用来被饮用的。饮用方式有三种,当然历史上只有两种。第一,纯饮。就像餐后的消化酒,或者说英国人常以这样的方式饮用。第二,像白兰地加苏打水那样制作长饮料。第三,制作鸡尾酒。

但是,战后的很长时间里,糊涂的干邑庄园不希望用干邑来制作长饮料,即使是在已经制作干邑长饮料的美国。他们不想宣传这样的饮用方式,但是这样阻碍了干邑的发展。

不过现在,干邑长饮料这样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我喜欢在夏日在干邑中加入Perrier,或者像白兰地与苏打水一样,在冬日,干邑可以与Dry Gingeer混调,这是老英国人的传统方式,但是我非常喜欢,他们也试图尝试以加入通宁水的方式推广干邑,我个人是不太喜欢,但是智者见智。我必须允许这样的差异性存在。

然后,就是干邑鸡尾酒。.对此我知之甚少。不过确定的是,酒保喜欢用干邑作基酒,即使价格不菲。干邑不同于其它烈酒,更能带给鸡尾酒骨架,当然了,一些威士忌也是可以的。但是干邑拥有更加舒展的广度。

最后就是用矮脚小口大肚酒杯纯饮干邑了,一般是VSOP级别以上的陈年干邑。杯形可以是郁金香型,或者雪利酒酒杯等任何大小适中且窄口的酒杯。球形杯真是一个‘灾难性’的选择,因为你所闻到的酒精会很重。

CE:是的。

NF其实不管是哪个窄口杯,你都可以体会到干邑的美妙。如果你有非常老的干邑,即使你把它喝完,第二天早上仍然余味不绝。欲是老的好的干邑,水果与坚果的味道也愈发的复杂,这是品质的参照,法语中称其为‘rancio’,类似于英文中丰富的水果蛋糕,并且夹杂着杏仁、坚果、干果、蜜饯,因此这种热情丰富的调和物变得无法比拟。

CE我现在要给你念一首诗词,Nicholas.这是你可能熟悉的,是P.Diddy与Busta Rhymes 的作品。

NF哈哈哈哈

CE也是Pharrell的作品。本想让你读的,但是现在身旁不一定有电脑,有吗?你现在可以查看邮件吗?

NF稍等片刻。我正在打开电脑,你还在吗?

CE是的,你可以读出来吗?

NF:  哈哈哈。“Drink yack till a nigga fallin’ out.”  这个吗? 

呵呵,‘Drink yack till a nigga fallin’ out.’这个?

“Drink yack till a nigga fallin’ out

Flat on his back now watch a nigga crawlin’ out, talk to me

I said, Busta (What’s up, son?)

Leave them girl rollin’  And it look like (Come on)

They asses is swollen (And they ass getting big now)

But if you’re a man baby sittin’ then what you gon’ say

(What we gon’ tell ‘em man?)

We’re gon’ tell that nigga,”

CE & NF: “Pass the Courvoisier”

NF:  “We’re gon’ tell the brother, pass the Courvoisier

Everyone sing it now…”

CE & NF:  “Pass the Courvoisier.”

NF什么?

CE哦,我正在和你合唱…

NF:  “Everyone sing it now, pass the Courvoisier”

CE & NF:  “Waah ooooooooooo oh!”

CE好,太棒了。那么,难道不应该在干邑镇为Busta Rhymes做个雕像吗?

NF停顿… 带着喘气的笑声

CE因为,好吧……

NF你知道,问题是,不只有他。

CE是的,当然不只有他。还有Pharrell,这是他的专辑,还有P.Diddy,有很多艺术家。

NF其实我书中还有其他的。Busta Rhymes是第一个。‘Give me the Henny…’我刚刚查看我写在书中的一个。

 “Give me the Henny, you can give me the Cris.

 You can pass me the Remy but pass the Courvoisier.” 

然后是这个精彩的部分。

 “Feel the rage as it stirs behind me,

I don’t give a f*** as they don’t give a f*** about me.

 I keep drinking Hennessy, barking at my enemies.”

CE我要暂停了,我们时间有些紧张了。

NF好。与比我更懂干邑的人一起合作是件令人非常愉快的事情。

CE哦,我不认为,不是这样的。

NF你对现代发生的事情更了如指掌。

CE这倒是。

NF是的,当然了,因为你一直在关注,不是吗。

CE是的,也许是。

NF他们会告诉你干邑的时事。我必须自己走出去发现信息。我应该更多的看看Cognac Expert, 是Cognac-Expert。

CE(笑声),我们谈论…… 好,非常感谢你。

NF好,亲爱的年轻人,我非常荣幸。

CE再聊祝晚上愉快。

Nicholas Faith所著的‘Cognac’第三版已经在各大书店有售。可以在亚马逊购买(Amazon),或者购买电子版(Ebook on itunes.)

干邑,Nicholas Faith在书中再现世界伟大白兰地的故事

出版商: Infinite Ideas

Print Length页数: 233页

语言:英语

本文版权归本刊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cognac-expert.com, 且邮件通知 peng@cognac-expert.com

 

发表评论